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正在閱讀:21世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路徑的反思與前瞻
首頁> 學術爭鳴 > 正文

21世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路徑的反思與前瞻

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2019-12-25 16:43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廣西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廣西馬克思主義理論與區域實踐協同創新中心副主任 鐘慧容

  摘要 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存在三種基本路徑:經典文本解讀、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以及從“走近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在解讀經典文本的過程中存在“過度詮釋”、誤讀的傾向;在借鑒西方馬克思主義推進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存在對“批判的批判”進行“辯護”和盲目追隨的嫌疑;在探索“走近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的實踐中,不免陷入由“回到馬克思”而“停留于馬克思”的窠臼。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迫切需要對現有研究路徑進行反思與匡正:將文本書寫邏輯前置于文本解讀邏輯,以文本承載的馬克思思想為文本解讀的核心內容;辯證地對待西方馬克思主義,深入挖掘其問題意識并透視其開放性;實現從“理解馬克思”到“運用馬克思”和“發展馬克思”的研究新路徑,形成突破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困境的理論意識自覺。

  關鍵詞 馬克思主義哲學 研究路徑 反思

  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存在三種基本路徑:解讀經典作家的文本和思想、借鑒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成果推進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以及從“走近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新世紀以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承繼傳統研究路徑,出版了數量眾多、質量上乘的研究成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時代化和大眾化作出了卓越貢獻。但細究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對這三種研究路徑的運用,仍有不容忽視,甚至“事關重大”的問題,如在經典文本研究的過程中存在“過度詮釋”、誤讀的解讀傾向,在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過程中存在對“批判的批判”進行“辯護”的嫌疑,在從“走近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的過程中出現“回到馬克思”卻“停留于馬克思”的現象。能否前瞻性地對上述一系列問題予以糾正,關乎21世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路徑之創新與自覺理論意識的養成與否。

  一、經典文本的“過度詮釋”及其回歸

  馬克思、恩格斯所撰寫的經典文本承載著馬克思主義創始人的偉大智識和思維成果,成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藍本和依托,其學術價值和理論意義不僅未隨時空的流變而褪色,反而愈加深刻地散發和折射出真理之光。經典文本的存在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提供了最根本、最可信、最貼近的研究路徑,使進一步挖掘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質精神、時代價值和歷史使命成為可能。

  新世紀以來,在全球化浪潮的時代背景下,學界以解讀和闡釋以及“再解讀”和“再闡釋”馬克思、恩格斯經典著作的方式,對馬克思主義哲學進行了深度研究和思考,取得了豐碩成果,但也存在以主觀闡釋代替客觀文本事實的“預設性”解讀或脫離文本意旨的“過度詮釋”傾向。在此,以學界對馬克思主義最具代表性的文本、“經典中的經典”——《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的研究為例,具體說明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文本解讀路徑的共同性特征。

  學界對《宣言》的研究圍繞“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160周年”與“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兩個時間節點呈現兩次高潮,在這一過程中,研究者對《宣言》的解讀存在兩種傾向:

  一是在立足文本的基礎上,將目光聚焦于當代人類社會的重大理論與現實問題,力圖以“時代問題”引領“研究轉向”。通過對《宣言》的文本解讀,深入挖掘其核心思想和哲學旨趣,以此為解決“時代問題”提供理論支撐。如在第二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上,一些專家學者從“全球化”“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當前人類社會面臨的重大理論與現實問題出發,闡釋《宣言》蘊含的空間邏輯及其歷史意義,從“資本主義的空間邏輯”“共產主義的空間邏輯”及兩者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系等角度對人類社會發展的現實道路、未來走向等問題進行深入討論和思考[①]。

  二是基于解讀者的認知、傳統研究成果以及當代社會思潮的發展,對《宣言》的精神及其在馬克思主義中的歷史地位和作用呈現出“過度詮釋”、誤解甚至曲解的傾向。如有學者通過理解《宣言》中關于“資本主義擴張”“世界市場”的論述,提出《宣言》蘊含著馬克思的“全球化”思想,存在著忽視文本內容、過度詮釋馬克思思想的問題;有學者通過將《宣言》與馬克思晚年時期經典文本進行對比考察,認為馬克思青年時期與晚年時期的思想存在差異,提出“兩個馬克思”的觀點,以馬克思主義的“斷裂性”取代馬克思主義的一貫性;部分西方“馬克思學”學者通過對《宣言》與《共產主義原理》的比較研究,從“歷史觀對立”和“共產主義觀對立”的角度出發,提出“《共產黨宣言》——《共產主義原理》問題”,以馬克思、恩格斯思想關系的差異性和片面性取代其整體性和全面性,并由此衍生出馬克思、恩格斯思想對立的觀點,給新世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解讀《宣言》造成了一定影響;還有部分學者受新自由主義思潮的影響,兜售“《宣言》過時論”,將《宣言》的真理性棄置于時間洪流中。

  《宣言》的第一種解讀傾向,總體上是值得肯定的,因“文本的‘世界’可以突破作者的世界”[②]?!缎浴返陌l表作為馬克思主義誕生的標志性事件,體現了馬克思、恩格斯在當時社會歷史條件下對資本主義作出的深刻批判和對共產主義社會的科學預見,但馬克思、恩格斯等經典作家也告誡后來者,《宣言》原理的實際運用須“隨時隨地都要以當時的歷史條件為轉移”[③],以發展著的理論成為現實世界的認識論和方法論,“這意味著后來的讀者理解它可以去當初的語境,同時又通過他們的理解和闡釋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將此文本重新置于一個語境中”[④]。

  《宣言》的第二種解讀傾向,則應該辯證看待。一方面解讀者充分發揮了主觀能動性,在對文本進行翔實的研究和考察的基礎上,提出較為創新的觀點和論斷,且不論其結論是否正確,僅就其批判的學術精神來說,對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不無益處;另一方面,解讀者未曾將自身置于文本的原初語境,而以主觀主義的思維方式來進行文本的解讀,因此便存在解讀者從“我”的存在條件、時空語境入手,主觀地進行文本解讀。有學者認為,“在解讀哲學文本時,始終存在這樣的問題:進入一個異己的文本,放棄早先的‘我’以接受由作品本身授予的自我”[⑤]??梢?,在進行經典文本解讀時,存在“早先的我”與“文本賦予的我”的關系,只有透過后者的觀察,才能避免經典文本解讀者以“主觀臆想”代替文本的“客觀展現”。

  經典文本作為馬克思主義思想家的“精神存在”和“生命延伸”,是21世紀馬克思主義研究者“穿越時空”與經典作家對話、溝通的“信息傳輸工具”,而如何實現古今交流通暢并避免“信息失真”,關涉文本研究者能否回歸文本形成的原初語境,合理闡發文本的時代之思以及有效掌握文本的主旨意涵等問題?!罢缙胀ㄈ艘粯?,記憶中事件的形式和意義,好象物質對象的體積和速度,將隨觀察者的時間和空間而發生差異”[⑥],在馬克思主義誕生170余年的今天,時空境遇的劇烈變換,文本的現實力量與歷史價值之間的內在張力日益凸顯,作為“當代人”的文本解讀者與作為“歷史人”的經典作家之間的對話,必然面對著張力擴大的挑戰和彌合張力的任務。在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如何認識和放置文本解讀者與文本、“當代人”與“歷史人”之間相互關系的問題日益突出。將歷史唯物主義的致思方式和闡釋路向運用于馬克思主義哲學文本研究的全過程,或許是解決這一問題的可行辦法。

  第一,尊重客觀存在的文本書寫邏輯,回歸經典文本的原初語境。這是當今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正確理解文本及其內在思想的前提。文本解讀者在現時條件下,對文本的解讀具有主動性,文本只有進入解讀者的視野、理解中才能展現其“真實世界”,在這一意義上,解讀者之于文本似乎具有“先在性”?!岸胬戆l現和言說的文本個體性形式,則使文本作者具有話語的優先權和思想本義的原始規定性,解讀者對其不能隨意曲解、恣情演繹?!盵⑦]文本既已按照經典作家的本意進行構思、書寫并沿存至今,由其原初語境決定的內在規定性便不由解讀者無限制地闡釋。在通過解讀經典文本的路徑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過程中,如果無涉其生成的原初語境,便難以實現對文本思想原義的準確理解。因此要理解文本,須回歸文本的原初語境,將文本置于其生成的社會歷史條件下進行解讀和闡釋,完成“當代人”與“歷史人”的“場景置換”和“視野轉換”,將“歷史人”的文本書寫邏輯前置于“當代人”的文本闡釋邏輯,按照作者的“原樣”去閱讀著作,唯有如此,當今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才能置自身于文本生成的“歷史在場”,借以明晰文本所指向的問題、所訴求的目的。

  第二,經典文本所承載的思想關涉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核心研究對象,是當今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的“理論跳板”。在對馬克思、恩格斯經典著作進行解讀時,文本并不是研究者所關注的重點,而只是借以實現自身目的的輔助性工具,重要的是穿過文本表層的“文字表達”,透視甚至進入文本深層的“內容空間”,聚焦文本之內、文字之中的精神、思想及意義?!皩ο?,只有對象自身的內容才是我們科學研究應該追求的真實性所在。解讀,重點關注的是解讀主體,對象的內容決定于主體的理解;研究,重點關注的是被研究的對象,解讀的結果應該力求符合對象”[⑧],在進行馬克思、恩格斯經典著作研究的過程中,不可忽視以下三個方面:首先,文本研究所關注的是文本的真理性內容、本質精神;其次,文本研究者的認知能力、思維方式將影響對文本真理性內容的理解,因人而異、結論或有偏差甚至對立;最后,文本研究者的個體偏差導致的解讀結果會有差異,但文本的真實內容不應該由解讀者“天馬行空”地任意理解,而應該以文本的真理性內容為基礎進行合理地思維“躍遷”和歷史性發揮,不能以“書寫的多樣性取代理論的正確性”[⑨]。

  二、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盲目追隨及其匡正

  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核心特征是“從人本主義、主體性來理解歷史辯證法和馬克思主義”[⑩],在旨趣和邏輯上有別于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所代表的正統馬克思主義。20世紀70年代末,中國的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工作肇始,其研究對打破長期以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存在的僵化模式、教條方式和狹隘格局有不可忽視的作用。改革開放以來,在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持續影響下,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從蘇聯哲學教科書體系占支配地位的理論哲學中掙脫出來,實現了“從‘實體性哲學’到‘主體性哲學’,再到一種‘后主體性哲學’或‘實踐哲學’的急速轉變”[11]。鑒于西方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轉向過程中的歷史性貢獻和持續性影響,便存在著以怎樣的態度對待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問題。如何能夠既不失掉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獨特性而又將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精華納為己用,是當今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應當積極應對和思考的問題。

  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中國引介“西馬”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路徑便已開啟。從徐崇溫的《西方馬克思主義》(1982年)出版起,國內掀起了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的熱潮,成果以專著、論文等形式不斷面世。從研究對象來看,或以人物研究為中心,諸如盧卡奇、葛蘭西、馬爾庫塞和阿爾都塞等早期西方馬克思主義代表學者,或以人物的某本專著為中心,如盧卡奇的《歷史與階級意識》等。從研究主題來看,不僅涵蓋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和方法論,而且囊括了與“現代性”問題相關的人類社會現實和理論問題,如對資本主義的分析批判、對新自由主義的批判、市民社會理論等。西方馬克思主義者的研究不僅在語言、思維等方面較之于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者具有天然的“主場優勢”,且他們致力于馬克思主義研究的鉆研精神、方式方法等主觀因素同樣值得關注和借鑒。正如習近平同志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所言,“我看過一些西方研究馬克思主義的書,其結論未必正確,但在研究和考據馬克思主義文本上,功課做得還是可以的。相比之下,我們一些研究在這方面的努力就遠遠不夠了”[12]。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學習借鑒表現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的學習姿態,是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重要路徑。值得警惕的是,學習西方馬克思主義也可能陷入盲目追隨的“危險境地”,或對其進行“停留于表面的研究”卻對其關涉“問題的深入研究”不加探索,而有將“批判的批判”變為“辯護”之嫌疑。因此,如何對待西方馬克思主義便成為當今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現實問題,理應予以匡正。

  第一,辯證地、批判地對待西方馬克思主義,避免盲目追隨?!稗q證”不僅關乎對待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本身,同樣指向在研究西方馬克思主義的過程中科學對待馬克思主義及其與其他社會思潮關系的方式和態度,以及對待自身思維成果的批判精神。西方馬克思主義在近百年的馬克思主義研究中,既有創新性的思想、觀點和理論,也有認識論、方法論和本體論層面的缺陷和不足;既有對社會現實的批判,也有對資本主義及其制度的“辯護”。西方馬克思主義的體系及其內容紛繁蕪雜,對其不應該以“囫圇吞棗”之態全盤照收,而應當持有辯證的認知態度和批判的學術精神。從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自身來看,其本身就具有鮮明的自我批判和反思意識。1923年,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經典著作——《歷史與階級意識》問世,作為西方馬克思主義崛起的“開山之作”,其透視著盧卡奇對馬克思主義的深刻理解,全書的主要內容和基本觀點也直指馬克思主義的本質。即便如此,這部著作同樣存在重大缺陷,正如盧卡奇在1967年的新版序言中的反思所言:“與作者的主觀意圖相反,它在客觀上代表了馬克思主義史內部的一種傾向,這種傾向的所有各種表現形式,不論它們的哲學根源和政治影響是如何極不相同,也不論它們是愿意還是不愿意,都是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本體論的根基的?!盵13]作者對待自身的思想理論成果尚且如此(盡管序言一定程度上是他被迫對學者“清算”進行的回應,但也能夠反映他的思想變化),當今中國馬克思主義者更應該以批判的精神探討西方馬克思主義,以辯證的態度和方法對待其思想理論成果。同時,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傳統中具有崇尚辯證法的精神。盧卡奇在《歷史與階級意識》一書中將“關于馬克思主義的辯證法研究”作為全書的副標題,明確“突出地將辯證法把握為馬克思全部學說的本質根據”[14],實際運用辯證法的思維方式,從“總體的觀點”“異化問題”和“階級意識”等議題展開,駁斥第二國際理論家的“庸俗馬克思主義”。批判的精神、辯證的態度既是馬克思主義最寶貴的品質,也是西方馬克思主義所推崇和踐行的學術規范,當今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理應在學習馬克思主義和借鑒西方馬克思主義的過程中一以貫之地堅守這種精神。

  第二,歷史地、具體地深入挖掘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意識,探索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之“問題域”。從發展史角度來看,西方馬克思主義重大理論的形成,背后都隱藏著深刻的問題意識,關涉理論創造者對現實問題的觀察、認知、體悟和把握。而這一“現實問題”究竟指向何處,意欲何為?如盧卡奇的《歷史與階級意識》表現出對社會問題的關注,且不論他的具體結論是否科學,其引發思考的出發點值得品味?!稓v史與階級意識》一書發表之際,人類社會剛剛經歷有史以來最悲慘和最值得矚目的兩大歷史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戰和俄國十月革命。這兩次改變世界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從兩個角度凸顯了“現存”資本主義及其制度的不合理性,因而也成為盧卡奇批判性分析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問題意識來源。時過境遷,伴隨資本主義近百年的發展,使之從諸多方面對自身進行修補和“打磨”,從表面上看來似乎呈現出“向善”的趨勢,但當今資本主義社會內部日益嚴重的貧富分化現象,仍為西方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學者所覺察和關注,“當今社會的不平等正達到新的歷史高度。這種不公平更難用文學來體現或通過政治手段解決,因為這種不公平不再是一部分上層社會對比大眾,而是一種滲入各人口階層的普遍的不公平”[15],對社會問題的持續深入思考也成為其創作的現實起點。同時,深入挖掘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意識,也要清晰地認識其生成的特定歷史條件和理論目的。西方馬克思主義者關注現實社會問題,實質上是關注其生活的資本主義社會的現實問題,無論他們以何種態度看待資本主義,根本上都無法徹底超越資本邏輯的現實,故而最終為資本主義發展披荊斬棘、開辟道路,并為資本主義社會及其制度的合理性進行“辯護”。因此,當今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應當歷史地、具體地分析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意識,避免用“拿來主義”將其所關注的具體問題及其解決方案普遍化,洗清對“批判的批判”作“辯護”之嫌疑,以“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之態度,立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現實,不斷開掘自身的“問題域”。

  第三,透視西方馬克思主義之開放性,拓展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路徑。這一開放性兼及理論融合之“開放”、視野眼界之“開放”和研究方法之“開放”。概括言之,(1)理論融合之“開放”。主要體現為西方馬克思主義融合各種哲學思潮的包容性?;仡櫸鞣今R克思主義發展史,自其誕生以來就融合吸收各種非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并在內部衍生出諸多學派分支,諸如“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弗洛伊德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結構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生態主義的馬克思主義”“新實證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和“分析學派的馬克思主義”等。就這些派別的本質生成而言,其建基于西方馬克思主義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認知之上——“在他們看來,馬克思主義哲學在其創始人那里就是一個‘開放’的體系”[16]。馬克思主義哲學是在融會貫通前人哲學思想基礎之上所形成的科學理論體系,時光流轉百余年之后的今時今日,如果沒有對一切優秀哲學思想的吸收,便無以保持和展現當今馬克思主義哲學之生命力。(2)視野眼界之“開放”。在西方馬克思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的理解方式中,在關涉“人”的問題(即人與人、人與自然以及人與自身的關系)及其解決上,可謂視野通透、論域廣闊。從解決人與自然的矛盾方面看,西方馬克思主義吸收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精華,提出“市場社會主義”理論;從認知與解決人與自然的矛盾方面看,西方馬克思主義的重要學派——生態馬克思主義致力于從“資本與生態的關系”來加以考察和分析,倡導以限制資本邏輯解決生態問題;從認知與解決人與人的矛盾方面看,西方馬克思主義從馬克思的人道主義思想出發,進一步將其歸納和闡釋為馬克思關于“人的本質規定的總體性”“人的異化的整體性”以及“人的發展的全面性”,為解決人的單向度問題提供啟示[17]。(3)研究方法之“開放”。西方馬克思主義突破了哲學的單一學科研究范式,實現了哲學與其他人文社會科學的交叉、綜合。就歷史與現實的綜合結果看,主要且至少涉及政治學、政治經濟學、歷史學、社會學、生態學和地理學等學科,這一學科融合的趨勢日益明顯。多學科的研究方法和“廣角鏡”般的研究視角,也為西方馬克思主義對理論和現實問題的探討和研究帶來更加全面的視野、更加真實的感觀和更為科學的結論。值得反思的是,由于近代以來,東方文化在東西方文明沖突中處于弱勢甚至是被統治地位,“西方中心主義”的思維致使西方馬克思主義者在理論融合方面重點聚焦對西方哲學思潮的吸收和繼承,輕視甚至無視非西方哲學尤其是以中國古代哲學為代表的東方哲學之精華,因此其研究也現實存在著理論融合的單一性、視野眼界的狹隘性和研究方法的欠完備性等問題。當今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在透視西方馬克思主義的開放性特質之時,理應從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中國古代哲學中汲取智慧,在兼及西方馬克思主義的開放性之優勢的同時,以中國文化之特性拓展理論邊界、擴大研究視域和深化認知能力。

  三、創新“走近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的新路徑

  21世紀之初,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在反思馬克思主義存在于中國社會的一個“悖論性現象”[18]時,提出以“走近馬克思”的方式實現馬克思主義哲學在新世紀的跨越。時至今日,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對“走近馬克思”之努力,已通過文本研究和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的路徑取得較大進展,并在持續推進這一歷史征程。但僅僅是“走近”馬克思,甚或于為“走近馬克思”而進行經典文本以及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學術研究,不僅無法滿足和應對現實理論與實踐發展的需要,而且由此形成的“停留于馬克思”之態勢,似乎也有本末倒置之嫌。學理與現實的內在緊張,以及突破“停留于馬克思”研究困境的迫切需要,促使當今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開辟出一條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新路徑——從“走近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那么,如何理解從“走近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怎樣實現從前者到后者的研究路徑轉向?

  “走近馬克思”的研究路徑是從游離于馬克思之外的狀態向馬克思靠近,或者說是“回到馬克思”?!盎氐今R克思”不是在物理時間上的穿越,而是精神思維上的回溯;不是回到文本,而是通過文本領會馬克思的思想品格和理論境界?!皶S里的馬克思主義、講壇上的馬克思主義,完全以學術研究為目的的馬克思主義學者、左派學者,只要他們能從自己研究中得出一些有價值有意義的見解,值得歡迎,但應該明確的是,完全建立在對馬克思、恩格斯經典著作自我解讀、自我詮釋、自我建構基礎上的學術研究,只能是學者個人化的一種研究方式,它不能成為馬克思主義者普遍認同的研究方法,更不可能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正確道路?!盵19]“走近馬克思”或“回到馬克思”,所關注的是當下人能否歷史地、客觀地把握馬克思的思想,在這一過程中,思維的成果若無法用于實踐,稍有不慎便會陷入為研究而研究馬克思以致“停留于馬克思”的危險和“紙上談兵”的純粹思辨和空想。全部問題的關鍵在于:對全部理論的觀察、理解和剖析,不應只停留于思維層面,而應致力于現實問題的解決。早在一個半世紀之前,馬克思就曾指出:“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盵20]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現實性、實踐性特質,為突破“停留于馬克思”的研究困境以實現從“走近馬克思”“回到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的研究路徑轉換提供了理論邏輯的內在必然性。

  改革開放40余年,中國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各個領域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中蘊含的歷史邏輯、理論邏輯和現實邏輯,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由“歷史反思——理論探索——改革實踐”到“現實總結——理論升華——實踐深化”的梯次遞進和螺旋式上升提供了堅實的實踐經驗與物質基礎。改革開放的開啟、推進和深化,離不開哲學理論研究者,尤其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對其作出的理論支持、邏輯闡釋和現實把握。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功,確證了馬克思的經典論斷——“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盵21]而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觀念創新、理論突破,則緊密關涉改革開放的實踐進展和現實問題。正如馬克思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中所說:“理論只要說服人[ad hominem],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說服人[ad hominem]。所謂徹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而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盵22]馬克思所說的根本指向是“人”。當今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之“根本”所指應當為何?我們認為,它同樣也是指涉于“現實的人”,但它更確切地指當今中國的“現實的人”。在當今中國,一切對“現實的人”的問題的思考,包括對其本質和存在方式的認知、對其本質實現的發展路徑的探討,都指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制度、道路和文化?!白叱鲴R克思”要求當今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者從“文本”走向“馬克思”,再由“馬克思”走向當下中國的現實問題;“走出馬克思”不是離開馬克思,而是建基于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解,抓住其“根本思想”,突破“停留于馬克思”的研究困境,以我們時代的“真正哲學”超越時代的局限,回應時代的訴求。

  如何突破“停留于馬克思”的研究困境,實現從“走近馬克思”到“走出馬克思”而形成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一種理論意識自覺?至少應從“理解馬克思”到“運用馬克思”和從“運用馬克思”到“發展馬克思”兩個方面實現“走出馬克思”的基本目標:

  第一,從“理解馬克思”到“運用馬克思”。從實踐效果來看,“走近馬克思”容易,“走出馬克思”相對困難。這是因為,前者的實現可通過對文本的解讀和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研究,不斷拉近與馬克思的距離;而后者的實現則要求“拉開”與馬克思的距離,關注現實問題并“運用馬克思”解決問題。就此而言,應致力于從兩個方面實現從“理解馬克思”到“運用馬克思”的轉向:首先,“理解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運用馬克思”批判性地分析當今資本主義社會及其制度。馬克思全部理論的出發點可以歸結于其對“現存社會的批判”,即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性分析,馬克思的全部理論也服務于對資本主義的批判。當今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在理解馬克思的整體思想時,必然繞不開其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性分析,理解馬克思對這一問題的關切,是理解、分析當今資本主義及其制度的最深厚的理論基礎。正如馬克思所說,若無法證明自己思維的現實性或此岸性,“關于思維——離開實踐的思維——的現實性或非現實性的爭論,是一個純粹經院哲學的問題”。[23]對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的批判性分析的全部解讀,不能僅僅停留于理解的層面而不付諸于對現存資本主義的切實分析,應將之現實地運用并發揮其批判現實的力量。其次,“理解馬克思”對人類未來社會的創造性預言,“運用馬克思”服務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馬克思對人類未來社會的設想,對“自由人的聯合體”即共產主義社會的科學預言,不僅為人類社會開辟出一條有別于資本主義的發展道路提供現實可能性,而且為當今中國社會主義之存在、建設及其向共產主義的過渡提供深厚的理論支撐。在當今中國,“理解馬克思”對人類未來社會的設想,最貼近的現實就是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尤其是理解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現實存在和未來愿景;“運用馬克思”對“自由人的聯合體”的預設,最貼近的便是將其訴諸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歷史進程之中,以中國智慧、中國方案和中國道路切入全球性危機和世界性問題之解決。

  第二,從“運用馬克思”到“發展馬克思”?!鞍l展馬克思”內在地包含了“運用馬克思”,“發展馬克思”不僅是對馬克思主義的一般性運用,而且是在運用的過程中不斷總結經驗、實現馬克思主義的突破和創新。自馬克思主義誕生以來,國際國內對其理論的發展從未停止過,這一發展總是建基于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解并回應當下的現實問題,在解決實際問題的具體過程中總結經驗、汲取教訓,直至把握規律、提升認識,再由零散的、未成體系的觀點生發出“自己時代”的理論。歷史上,列寧曾將馬克思主義運用于俄國的具體實踐,并在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基礎上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關于無產階級政黨和國家的學說,形成了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列寧主義。馬克思列寧主義傳入中國以后,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實事求是地將之運用于中國具體革命環境,形成了以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社會主義改造理論、社會主義道路初步探索的理論成果為主要內容的毛澤東思想。從“發展馬克思”的角度看,毛澤東思想實現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第一次理論飛躍,也由此開啟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改革開放以來,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將馬克思主義實際運用于改革開放的各個領域,形成了包括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改革開放理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等主要內容的鄧小平理論,這一理論是新時期中國共產黨人對馬克思主義的再次發展。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以馬克思主義及其發展著的理論形態為指導思想,深刻審視世界形勢、明確中國方位,形成了以黨的十九大報告概括的“八個明確”為核心內容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而這一思想則是中國共產黨人對馬克思主義的最新理論創造??v觀列寧主義形成、發展與傳播的歷史進程,回顧毛澤東思想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及其最新理論成果的邏輯進路與現實突圍,這構成了一條清晰的馬克思主義發展史的內在主線,是“運用馬克思”并“發展馬克思”帶來的極具代表性的理論效應。此外,國外馬克思主義學者在運用歷史唯物主義對馬克思及其全部理論進行符合時下語境和現實需要的合理闡釋和剖析的基礎上提出的新觀點和新闡發等,也可視作對馬克思主義的新發展?!鞍l展馬克思”是由關切的現實問題出發,將馬克思主義照進現實產生的理論效應?!拔覀兊难芯空咭冀K關注時代前沿問題,準確把握時代特征,及時反映時代要求”[24],理論的研究服務于現實的需要,而理論在解決現實問題的過程中又自覺地提升到另一境界。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理應在貼近現實的過程中不斷運用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認識論和方法論,并總結實踐經驗、提煉理論成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作出原創性貢獻從而“發展馬克思”,并在走出“書齋”的過程中“走出馬克思”。

  研究路徑作為研究者達到研究目的之媒介和手段,對其認知、分析直至創新是實現科學研究、獲取真理性結論的必然前提。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路徑關涉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方向、過程及其最終成果,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研究方式進行回溯、辨析并發展創新,有利于推進21世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理論自覺。創新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基本路徑是一項需要持久堅持的改革,新時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理應以更廣闊的視角、更多元的方式創新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路徑,為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貢獻一己之力。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當代中國政治話語在東盟國家的傳播與認同研究”(16CKS013);廣西八桂學者、馬克思主義理論與區域實踐重點研究基地項目“廣西馬克思主義大眾化重大問題研究”的階段性成果。

 ?。ū疚淖髡撸虹娀廴?廣西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廣西馬克思主義理論與區域實踐協同創新中心副主任)

  Reflection and Foresight on the Research Path of Marxist Philosophy in the 21st Century

  Zhong Huirong

  Abstract: The study of Marxist philosophy in contemporary China contains three basic approaches: the interpretation of classical texts, the study of western Marxism, and the transition from“approaching Marx”to “stepping out of Marx”. But in the interpretation of classical texts, “over-interpretation”and misinterpretation is not uncommon;when in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from western Marxism to study Marxist philosophy, there is the suspicion of “defending” and “blindly following” the criticism of criticism; then in the process of “approaching Marx” to “stepping out of Marx”,it is inevitable to fall into the trap of “returning to Marx”and“staying in Marx”. It is therefore urgent to reflect on and correct the existing research path in the study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Marxist philosophy: the logic of text writing should come before the logic of text interpretation while the in-text Marx thought should be taken as the core content in text interpretation; western Marxism is treated in a dialectical, liberal manner; a new research path from “understanding Marx” to “using Marx” and “developing Marx” should be formed, and the dilemma of Marxist philosophy research is to be broken through with automatic theoretical consciousness.

  Key words:Marxist philosophy; Research path; Reflection

  [①] 參見宋朝龍:《<共產黨宣言>的空間邏輯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第二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紀念<共產黨宣言>專題述評》,《學術論壇》2018年第3期。

  [②] Paul Ricoeur.Hermeneutics and the Human Sciences, ed.&tr. by John B. Thompson ,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1, P.139.

  [③]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5頁。

  [④] 張汝倫:《文本在哲學研究中的意義》,《哲學研究》2019年第1期。

  [⑤] Paul Ricoeur. Hermeneutics and the Human Sciences, ed.&tr. by John B. Thomps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1, P.190.

  [⑥] 卡爾·貝克爾:《人人都是他自己的歷史學家:論歷史與政治》,馬萬利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年版,第274頁。

  [⑦] 胡瀟:《解釋學視域中的馬克思》,《哲學研究》2006年第8期。

  [⑧] 陳先達:《馬克思恩格斯經典文本研究的雙重視角》,《中國社會科學》2014年第11期。

  [⑨] 陳先達:《馬克思恩格斯經典文本研究的雙重視角》,《中國社會科學》2014年第11期。

  [⑩] 胡大平:《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概論》,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0年版,第3頁。

  [11] 王南湜:《馬克思哲學的近康德闡釋(上)——其意謂與必要性》,《社會科學輯刊》2014年第4期。

  [12] 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11—12頁。

  [13] 盧卡奇:《歷史與階級意識——關于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的研究》,杜章智等譯,商務印書館2009年版,第10頁。

  [14] 吳曉明:《論<歷史與階級意識>的辯證法研究》,《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17年第2期。

  [15] 托馬斯·皮凱蒂:《21世紀資本論》,巴曙松等譯,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第434—435頁。

  [16] 陳學明:《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在當今中國之意義》,《思想理論教育》2016年第3期。

  [17] 參見陳學明:《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在當今中國之意義》,《思想理論教育》2016年第3期。

  [18] 有學者把這一“悖論性現象”被解釋為:當我們似乎離馬克思主義哲學“最近”,即當我們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原則和詞句最為熟稔,甚至倒背如流的時候,歷史卻表明:馬克思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剩下的只是我們自己的愚蠢、偏見和狂妄,此時,馬克思實際上離我們無比遙遠;可是,當我們似乎離馬克思“最遠”,即我們把眼光放到中國人的現實生活上,從實踐出發進行創造性的思考之時,歷史卻恰恰證明:馬克思就在我們身邊,我們離馬克思最近。(參見高清海、賀來:《我們如何走近馬克思》,《求是學刊》2000年第3期)

  [19] 陳先達:《馬克思恩格斯經典文本研究的雙重視角》,《中國社會科學》2014年第11期。

  [20]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06頁。

  [21]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1頁。

  [22]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1頁。

  [23]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00頁。

  [24] 李瀟瀟:《探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思想靈性》,《中國社會科學報》2018年11月29日。

  文章來源:《天津社會科學》 2019年第6期

[ 責編:李貝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武漢雷神山:17名患者治愈出院

  • 中國抗疫醫療專家組抵達菲律賓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這是4月6日在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郊拍攝的方艙醫院施工現場。4月6日,在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郊,工人在方艙醫院工地施工。4月6日,在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郊,工人在方艙醫院工地施工。
2020-04-07 06:32
這是2019年11月5日,基爾·斯塔默在英國哈洛舉行的工黨活動中發言的資料照片。英國反對黨工黨4日選舉基爾·斯塔默為新黨魁,接替杰里米·科爾賓。
2020-04-07 06:30
4月6日,在敘利亞大馬士革,一名男子在宵禁開始前購買食物。敘利亞已在全國實施12小時宵禁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4月6日,在敘利亞大馬士革,一名男子在宵禁開始前購買食物。新華社發(阿馬爾攝)
2020-04-07 06:22
4月5日拍攝的青銅峽黃河大峽谷風光(無人機照片)。青銅峽黃河大峽谷位于寧夏青銅峽市青銅峽鎮,長10多公里,是由石灰巖和砂頁巖構成的黃河峽谷類風景區,內有寧夏引黃古灌區、青銅峽水利樞紐、108塔、大禹文化園等多處景點。
2020-04-07 06:03
4月6日,人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五十周年紀念公園跑步、散步。比利時國家公共衛生研究所6日發布公報說,比利時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已達20814例,死亡1632例。比利時國家公共衛生研究所6日發布公報說,比利時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已達20814例,死亡1632例。
2020-04-07 03:24
4月6日,在加納首都阿克拉的科托卡國際機場舉行的物資交接儀式上,中國駐加納大使館相關人員與接受援助的國家的代表合影。除加納外,這批物資還將在這里中轉運往其他17個國家,以幫助當地抗擊新冠疫情。
2020-04-07 02:42
4月6日,醫療隊隊員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1月26日起,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援鄂醫療隊前往武漢,之后一直奮戰在武漢同濟醫院。4月6日,北京大學第一醫院醫療隊隊長、呼吸和危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馬靖(中)向歡迎的人群揮手。
2020-04-06 23:52
這是4月6日在馬耳他南部的比爾澤布賈拍攝的難民營中的人們。馬耳他南部一座難民營5日因新冠疫情而實施封閉措施,目前已出現多個確診病例。馬耳他南部一座難民營5日因新冠疫情而實施封閉措施,目前已出現多個確診病例。
2020-04-06 23:51
4月5日,在老撾首都萬象市郊中老鐵路建設項目工地,中國援老抗疫醫療專家組舉辦新冠疫情防控講座。中國援老抗疫醫療專家組6日對新華社記者介紹,專家組5日到老撾首都萬象市郊中老鐵路建設項目工地進行防控工作指導、調研。
2020-04-06 23:11
空中俯瞰浙江省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3月3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農創客”鐘旭映(右二)在自家民宿向顧客推薦自己釀制的果酒(2018年10月28日攝)。
2020-04-06 22:25
察隅縣下察隅鎮卡地村新居與茶園(4月5日攝)。4月5日,察隅縣發展茶葉種植以來的首批春茶開采,茶葉成為當地村民致富增收的新產業。4月5日,察隅縣發展茶葉種植以來的首批春茶開采,茶葉成為當地村民致富增收的新產業。
2020-04-06 22:25
4月6日,在科威特哈瓦利省國際展覽中心,工人向新建的隔離中心內搬運床墊??仆匦l生部6日宣布,過去24小時新增109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計確診665例??仆匦l生部6日宣布,過去24小時新增109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計確診665例。
2020-04-06 22:24
白馬湖地處淮河流域下游,東貫大運河,西倚洪澤湖,南北分別銜接淮河入江水道和入海水道,湖泊水域面積113平方公里,是全國15個生態良好重點保護湖泊之一。白馬湖地處淮河流域下游,東貫大運河,西倚洪澤湖,南北分別銜接淮河入江水道和入海水道,湖泊水域面積113平方公里,是全國15個生態良好重點保護湖泊之一。
2020-04-06 22:24
在位于上海松江的江南古典園林——醉白池,春花與古建筑相映襯(4月6日攝)。在粉墻黛瓦、春色滿園中,游人們欣賞濃濃春意,感受古色古香。在粉墻黛瓦、春色滿園中,游人們欣賞濃濃春意,感受古色古香。
2020-04-06 22:23
新華社記者 宋彥樺 攝  4月5日,在新疆新源縣那拉提鎮阿爾善村,海依那爾(前)和家人在整理房氈,準備搭建氈房。新華社記者 宋彥樺 攝  4月5日,在新疆新源縣那拉提鎮阿爾善村,村民海依那爾的父親塔爾別爾地·阿吾巴克爾在安裝氈房。
2020-04-06 22:21
4月6日,陜西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乘坐的包機在西安咸陽國際機場受到水門禮迎接。陜西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于2月2日赴武漢,支援武漢協和醫院西院。陜西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于2月2日赴武漢,支援武漢協和醫院西院。
2020-04-06 22:20
加載更多
永恒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