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正在閱讀:淺談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的主題、理論和方法
首頁> 論文推薦 > 正文

淺談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的主題、理論和方法

來源:《中共黨史研究》2020年第4期2020-09-14 13:21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外交學院教授、《外交評論》執行主編 陳志瑞

  內容摘要:“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中國外交歷史為研究對象,時間空間和內涵外延等都比較清楚。但在這個民族國家的全球社會中,凡事既受國際態勢影響,更受國情民風制約。目前,國內學界已有不少就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中共黨史研究以及冷戰國際史研究等概念范疇加以比較辨析的討論。顯而易見,就研究對象、過程和方法而言,這些概念都是相關的,聯系比較緊密、相互交疊,但筆者欲強調指出,“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自有其稟性和特質。

  國史是正史,涵蓋內政外交,外交史是其中的一個主要方面,但編撰國史的宗旨主要還在內政,外交是內政的延伸,總體上是服務于內政的。如果將 “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視為一個特定的學科領域,內涵、外延則必然有所限定和延伸。外交史研究更看重國際互動和對外關系,這就進入了外交和國際關系的場域,其權力、制度、規則和規范的制約與影響也就得以凸顯。國家大小稟賦有別,國際關系跌宕起伏,這也是為何外交史研究很容易突出差異和張力的根本原因。類似概念還有 “當代中國對外關系史”,它很貼近 “當代中國外交史”,但其實有別。在中共黨史研究與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之間,同樣需要作一點辨析說明。在當代中國的歷史與現實語境下,中國共產黨領導一切,對于中國外交也不例外,但從政制法理上說,外交首先是中央政府的重要職能和事務,黨的領導是通過這個規定和過程來體現的。政黨外交在中國外交中很重要,很有中國特色,但也必須在外交的總體概念和框架中理解與把握才能得其精要。所以,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應該是中共黨史研究的一部分重要內容,很多研究綱領、主題和目標都可以是一致的,但各自又都具有廣大的思想內容和理論方法空間,各具鮮明特色。

  冷戰結束以來,冷戰國際史研究在美歐蔚為風潮,也在中國枝繁葉茂、開花結果,既顯示了歷史研究的本分,也彰顯了這個時代的特色,那就是學術視野和交往的國際化乃至全球化。冷戰國際史研究在發展過程中,形成了自身堪稱強勢的綱領、范式、話語和方法,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也受到深刻影響??梢哉f,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在拓寬視野、打開思路、充實過程、加強交流、提升影響的發展中,冷戰國際史研究頗多助益,在很大程度上構成了這一研究領域勃興的思想學術背景。換個角度,鑒于中國以及中國外交在世界上的地位,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也在冷戰國際史研究中占有了一席之地,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主題、話語、觀點和風格,大大提升了在這個領域中參與國際對話和交流的能力與地位。然而,即便僅從學術思潮的背景著眼,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也應該有別于冷戰國際史研究。

  一、主題: 超越 “冷戰國際史”研究范式

  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的主題似乎是不證自明的,那就是研究當代中國外交歷史的來龍去脈與因果關聯。隨著新中國成立以來革命和建設、改革和開放的歷史進程,當代中國外交史及其研究都同樣體現為不斷變化和進步的過程,所以有諸如“革命外交”“發展外交”之謂,以區別和突出不同時期中國外交的主要任務和特征,如今則要不斷拓展中國特色大國外交。但是,如何發現和展開對這些主題和具體問題的研究,形成不同基調和風格的研究方向,則需要所謂 “研究范式”的觀照與把握。改革開放之前,要說有一點兒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的話,其研究范式也打上了那個時代的烙印,比如在 “文化大革命”期間,對內強調 “以階級斗爭為綱”,對外以 “反帝”“反修”和 “世界革命”為主線,深受 “左”的意識形態影響。改革開放以來,正如中國物質建設和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也迎來了 “科學的春天”,嚴格來說,作為一個學科領域才開始成形生長。冷戰結束后特別是最近一些年,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的發展和進步是有目共睹的。毋庸置疑,其根本的力量源自中國自身,亦即當代中國實力和財富的累積、制度和規范的改革、知識和觀念的更新、交流與對話的延展等要素,可謂史無前例、舉世無匹,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從中不斷得到支持、涵養和激勵。與此同時,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也受到國際學術思潮和范式的影響,其犖犖大者即冷戰國際史研究。

  冷戰國際史研究率先興起于美歐,而擴散流布于世界,究其根本在于當年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冷戰是波及全球范圍的,巨大遺產和深刻影響于今不絕,以致不時發出余響,比如當今日漸復雜的中美戰略競爭就曾被冠以 “新冷戰”之名。然而,美國與蘇聯兩大政治軍事集團的長期競爭和對抗構成那個時代世界的主要矛盾和沖突,也規定了此后冷戰國際史研究的主題和敘事,影響和塑造了其研究范式和議程。在冷戰時代,中國牽累其中,新中國外交的開啟和走向以及挫折和新生,都由外而內受到不可估量的影響。因而,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與冷戰國際史研究的交集、融匯是勢所必然的,從推動現當代世界史乃至全球史的研究和書寫來說,也是很有必要的。

  從根本上說,冷戰國際史研究的范式并未改變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的主題,其影響更多地體現為一種研究路徑和方法以及理解和比較的結構、鏡像與維度。它一方面打開了研究者的思想和理論視野,增進了研究的資源和手段,但與此同時,以它為參照系,也挪移了研究者的位置和姿態。面對中國與世界之間的那些差異和張力、際遇和差錯,研究者似乎必須更多保持審視的距離,變得冷峻嚴厲起來,作出客觀冷靜的梳理、剖析、揭示與批評。從學術研究和交流的角度看,這些都是應分的、需要的,也會在不同程度上影響研究者的立場觀點、敘事表達以及形諸筆端的基調和情緒。然而,冷戰已成過去,冷戰不過半個世紀,而民族國家的建構、世界大勢的演進,將是更大尺度、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自近代以來,中華民族歷盡屈辱艱辛,從救亡圖存到實現民族獨立與解放,“發奮圖強”是一以貫之的前進方向和民族精神,且于今熾盛。以此觀之,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大體就是研究中國從 “站起來”到 “富起來”再到 “強起來”的時空進程,這也更加符合幾個世紀以來世界眾多民族國家先后發展變化的普遍規律和心路歷程。在冷戰時代,這個歷程備受干擾和磨難,但并未中斷,更未終止,而是黃河畢竟東流去、奔流到海不復回。換言之,即便在冷戰時代,中國走向獨立自主、富強民主,實現現代化,也始終是當代中國外交的宏大主題和主導范式。

  在這個意義上,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需要超越冷戰國際史的研究范式。唯其如此,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才會變得更加包容溫潤、平衡理性,更多 “建構”而非 “解構”,更多理解和同情,才可能在大道中腳踏實地、勵志創新。超越,不是否定,更不是隔絕,而是為了更好地借鑒吸收包容,在平等的理解和交流中更好地發展自身,進一步突出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的特色和優勢,提升參與包括冷戰國際史研究在內的國際思想和學術對話的品質與能力。

  二、國際關系理論與歷史敘事

  歷史研究的基本方法是單純而樸素的,簡單來說,就是 “言之有據” “言之成理”。歷史敘事講究細節、追求真實,運用豐富權威的史料,把特定事件和過程還原清楚,進而作出提煉和總結,文本就算圓滿。然而,現在這個基本的史學傳統卻不大夠用了。世界的物質化、技術化嬗變降低了人文學科在人們工作和生活中的直接功用,數字化環境下一般歷史知識的“碎片化”傳播削弱了史家甚至正史的知識權威,專業研究的細分化趨勢以及考核評價競爭也擠壓了研究者自主自在創作的空間和心境。對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而言,其情形也大體如此,令很多從業者特別是青年學者深感困惑和焦慮。

  在最近幾年的國際問題研究領域,地區國別研究正當其時,而跨學科的理論和方法被公認為一條改進和提高的路徑。那么在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中,跨學科的理論和方法所指何方、該當何為? 既為跨學科,就跨到了史學之外,有些不得其門而入,學科領域茫茫無涯,理論方法多如牛毛,更遑論相關知識背景。在筆者看來,目前可用者大體兩支: 其一為國際關系理論,其二筆者稱為 “社會外交”路徑。在一般意義上,國際關系和外交意味著不同指向而又密切關聯的兩個層面。外交是由內而外的,進入、上升到國際關系的時空并及于國際體系、國際社會以至全球秩序。對于民族國家而言,國際關系正好相向而行,大體是由外而內的,在日復一日、錯綜復雜的國際交往和互動中影響國家的對外戰略和政策。這一點其實已是常理,在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的眾多文本中,國際關系大勢構成了相關研究的宏大背景、場域和出發點,文本結語也往往回到國際關系的背景敘事之中,也就是研究思考的“深化” “升華”。然而,研究者容易習焉不察的一點是歷史研究重在縱向梳理,而國際關系律動多在橫向延展,相關研究也尤重現時、斷面的鋪陳和剖析 (不是沒有歷史和時間維度,而是常常被遮蔽或忽略)??v橫馳騁,很可能擦肩而過、從此江湖,也可以交匯聚合、并轡而行。所以,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對于國際關系理論和方法的借重,并非要放棄歷史敘事,而是恰當運用國際關系的理論概念,限定或形成歷史敘事的框架、角度和方向,聚焦在歷史和理論交匯的那個重要節點,從而彰顯研究文本的主題和新意。這種結合有時是比較顯性的、張揚的,更為概念化、結構化,但有時理論又猶如巨大的冰山,藏在深海之下,而文本的境界和意義反而更高更大了。下面試作一些情境分析。

  眾所周知,如今中美關系緊繃,問題狀況不少,國內輿論也是見仁見智。假定主流輿論認為中美關系由競爭而沖突甚至難以收拾,有論者根據國際關系的自由制度主義理論,力陳中美兩國其實相互依存度很高,共同利益很多,頗有轉圜的余地和途徑,那么這種立場觀點至少會起到對沖平衡輿論的作用,甚至有助于避免兩國之間面臨重大風險和危機。又假定中美關系高歌猛進、發展順利,此時又有論者基于國際關系的現實主義理論范式而振臂一呼,分析美國對華友善只是出于其根本的國家利益和戰略調整,意在騰挪轉進以圖后手,中國務必保持清醒和警惕,同樣會起到振聾發聵、良藥苦口之功效。值得注意的是,論者出于種種考慮,并未凸顯不同理論之底格,但顯然遵循了馬克思主義的哲學主張,即不僅抓住了主要矛盾,而且抓住了矛盾的主要方面,這就會形成歷史和理論的有機結合與融通,自是高人一籌。再舉一例。多年前,筆者主編的《外交評論》曾接受一篇來稿,研究 1977 年時任美國國務卿萬斯訪華。來稿是一篇典型而又常見的歷史研究文本,材料扎實豐富,且有新的挖掘和發現,論述清晰條理,歸納總結也比較到位,但從《外交評論》的風格來看,來稿的欠缺也很明顯,有點就事論事、平鋪直敘。于是,編輯部聯系作者,建議依據事件史實,抽象、提煉而將其 “概念化”。這當然是一個為難且有風險的過程,因為不能無謂拔高,“為賦新詞強說愁”,既要妥帖又要有深度、有新意。幾經商討斟酌,編輯部提出了 “戰略試探”的概念,實際上是運用國際關系的信號理論對其進行理論闡釋,并且據此調整和完善歷史敘事。

  迄今,我們仍認為這是一次成功的 “包裝”或 “嫁接”,因為中美之間類似的戰略試探時隱時現,其外交功能和影響不容忽視。對類似來稿同樣進行 “概念化”處理的還有討論中美蘇大三角關系形成的一篇文章,使用了 “戰略框架轉換”等概念。20 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新古典現實主義思潮興起,它嘗試結合國際關系理論與對外政策分析,充分吸收結構現實主義的國際結構觀,同時秉承古典現實主義重視單元層次和對外政策分析的傳統,結合體系誘因與國內政治,力圖在體系、國家和個人等分析層次之間架設橋梁,將決策者的認知、政府能力、官僚政治和政治文化等新變量引入解釋框架之中,構建一種跨層次的對外政策理論。在研究方法上,則有意將理論的嚴密性、論題的政策相關性和材料的豐富性三者平衡結合起來。新古典現實主義已被廣泛用于解釋美俄 (蘇)中國等大國的外交決策過程,著力探討大國的大戰略、軍事政策、對外經濟政策、結盟偏好以及危機管理等問題。新古典現實主義認為,一個國家的發展及其對外戰略是國際環境和國內政治雙重因素作用的結果,這一論斷有助于理解當代中國的奮斗和崛起,也足以引起相關研究者的共鳴?;蛟S,新古典現實主義可以為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提供一種可資借鑒的理論資源。

  三、“社會外交”路徑

  筆者在此提出 “社會外交”路徑,并非刻意標新立異。其實在國際關系學界,“外交”的限定語一直有增多趨勢,不少廣為通用,比如“首腦外交” “經濟外交” “公共外交”等,但有些概念提出來似乎只是應一時之需,卻未必嚴加推敲、合乎理據 (如 “高鐵外交”)。舉凡新概念都需要抽象、萃取而類型化,既要難以替代,更要具備包容性和概括力。與 “社會外交”類似的概念有 “文化外交” “科技外交”等,它們有個共同特點,都從外交的主要內容出發,又不在政治、軍事等高政治領域,顯示外交范疇的擴大與回落。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外交從 “秘密外交”發展到 “公開外交”,之后其行為體、渠道、領域以及方式方法逐漸擴大、外化,迎合了外交為民、國際關系民主化的大趨勢。在當今世界,“大外交”更體現出顯著的社會化特征。外交范圍的擴大、層次的回落,并不意味著它就降尊紆貴、各自為政,外交從根本上說始終是中央政府對外的一項主要工作,最重大的決策和安排仍在中央政府、國家首腦,但諸如 “公共外交” “文化外交”等概念也的確反映了現當代世界特別是在信息化、全球化的背景下,國家和國際社會之間的商品、人員與信息等要素流動的頻度和強度。

  在這個意義上,外交是勢必需要大規模社會化的。而比較之下,“社會外交”很顯然更具有獨特性和包容性。當然,“社會外交”也很容易泛化,所以即便有些學理價值,筆者也寧愿只將其視為一種研究路徑。在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中,這一路徑是近年來的一個顯著趨勢。在主流敘事之下,一些研究者特別是年輕學者不辭辛苦,爬梳各種來路和層級的檔案文獻,寫出了不少既規范扎實又別開生面的力作。但需要強調的是,這種開掘突進首先并非出自史料的積累,而是視野的打開和觀念的解放,因而———筆者常戲言———找到了倫勃朗的 “那束光”,照亮了盈積滿屋的那些史料和素材,產生了新的研究主題、表達方式和寫作沖動。比如,在《外交評論》發表的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作品中,有兩篇文章是專論冷戰時期中國接收和培訓兄弟社會主義國家的實習生的,盡管它們仍被置于當時社會主義陣營國家關系的敘事框架之下,但也以一種回望的方式,嘗試運用 “公共外交” “技術援助”等概念和路徑加以重新解讀與詮釋, “社會外交”的意涵是顯而易見的,況且從中還可以體察到進一步延伸生發、建構多元敘事的可能性,因為它回落到一個省市、一家工廠的層次和場域,觸摸到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中國對非援助這一研究主題的擴展和深化更值得引起學界關注。在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中,對非援助形成了一個不斷延展的主題集。它一直是中非關系研究的一個重要方面,為中非關系發展變化、中非相互支持合作提供了源源不斷、豐富生動的歷史寫照。在前期研究中,研究者主要對其緣起、發展以及在中非關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進行梳理與把握。隨著時間推移以及學術思潮的變化,這一主題在研究路徑和方法上也發生了新的變化。在中非關系的主題下,對非援助的案例化可以視為整個中國對外援助以及對非外交歷史變遷研究的一個重要面相。蔣華杰的博士論文《冷戰時期中國對非洲國家的援助研究 (1960—1978)》 (華東師范大學,2014 年) 就重點探討了從 1960 年到 1978年間,參與全球冷戰的新中國如何以自身民族國家解放和社會經濟重建經驗,通過規劃和實施涵蓋軍事、工交基礎設施、農業、教育和醫療等領域的一系列援助項目,力圖在制度和觀念層面影響非殖民化進程中的非洲國家的歷史。

  對非援助在冷戰國際史范式下被建構為中國對非 “革命外交”的一個重要方面,但在這一文本中,對非援助也被進一步細分,具體到 “社會外交”的不同維度,因而蘊含了進一步拓展研究觀念和視角的可能性。實際上,近年來對非援助研究的確出現了下沉、回落到 “社會外交”層面的態勢,突出表現在對援非醫療隊以及農業援非的研究當中,如從20 世紀六七十年代至今的中國對非農業援助歷程,就構成研究“當前正在開展的中國在非洲的農業技術示范中心”的背景和進路,旨在 “反思中國援助項目在非洲無法實現預期目標和難以持久的原因,并探尋進一步改善援助效果的方法”;也有研究者重點關注中國援非農技專家和援非醫療隊在非洲工作與生活的角色;等等??梢?,“社會外交”路徑打開了巨大的想象空間和寫作潛能。而要充分展示這一空間,挖掘各種潛能,就需要我們自覺更新研究觀念和路徑,就必須運用跨學科的理論和方法,舉凡政治學、經濟學、法學、社會學、心理學乃至文化人類學等理論譜系以及醫學等各種實用科技知識,林林總總、不勝枚舉,從而構成對既往歷史知識背景和學術訓練的巨大挑戰,需要付出更多的學術熱忱和專業努力。

  四、理論自覺與 “理論化”

  看來,在當今這個時代,即便從事歷史研究,以其為志業,若沒有幾把理論和方法的“金剛鉆”,是攬不好這個 “瓷器活”的。加強理論學習,提升理論素養,重視并恰當運用理論,已成為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獨辟蹊徑、推陳出新的重要途徑。同時,研究者也要注意不能膜拜理論,將其神秘化。理論是為研究問題服務的,切不可耽溺于理論的鏡花水月、空中樓閣,而淪為理論方法與經驗案例各說各話、捏不到一塊的 “兩張皮”之譏。對于大量中觀和微觀理論,研究者不妨帶著批判的眼光借鑒取舍,而對于理論范式,其實說到底取決于研究者的人生閱歷、知識涵養和思想識見。

  考慮到目前的研究現狀,比理論更重要的是理論自覺和 “理論化”。從當代史學理論的演進來看,上文所論國際關系理論方法和 “社會外交”路徑,也合乎當代史學研究 “空間轉向” “文化轉向”等所謂 “史學革命”的大趨勢。歷史學家跳出傳統敘事,嘗試運用各個學科領域的理論和方法,催生了一系列新的研究模式,這些模式 “建立在微觀方法與宏觀方法相互補充的基礎上”,“努力超越宏觀史與微觀史、結構與事件、理性與非理性相對立的二元思維”,它們既體現在全球史研究之中,也表現在諸如 “語言學轉向”的 “新社會文化史”范式之中。而僅依據上文所列舉的部分成果,就可以看出當代中國外交史研究者不斷增強理論意識的努力,盡管對不同理論和方法的借鑒運用還顯得比較粗淺簡單,離高度的理論自覺尚有差距。概言之,理論更多地以 “理論化”的方式呈現出來,它提供進入和揭示研究主題的背景、框架和角度,重新梳理和匯聚文獻資料的意向,影響以至重構敘事的節奏和細節,當然也期待并檢驗新的假設和觀點,它甚至就高度濃縮在文章標題的概念、短語及其邏輯關系之中?!袄碚摶边€不是理論,甚至也無須理論。

  自希羅多德寫《歷史》、司馬遷著 《史記》,不論 “求真存疑”,還是 “實錄、信史”,求真求實不啻為東西方殊途同歸的史學傳統,也道出了治史的根本。然而,《歷史》旨在作范垂訓、道德教化,《史記》志在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都說明治史無法回避主觀性、情感化的識見和表達,史學的主客觀關系由此成為歷代史家無法回避的一個理論主題。顯然,歷史是不斷被我們所認知和建構的,因而歷史敘事無法脫離時代的物質和精神環境。在恪守真實原則的前提下,夫子之為“春秋筆法”,今人所謂借重理論,都不過是結合、融通真實和識見的方式與途徑,是史家不斷獲得與時代交流和對話能力的必然選擇。求真求實、實事求是,規劃了訴諸理論和 “理論化”的邊界,也不斷考究著研究者吸收和運用理論方法的原則和能力。誠如李新先生所論,“歷史最寶貴的品格就在于真實”。進而言之,真實是理論的理論、方法的方法。在真實面前,那些理論和方法不過是 “錦上添花”罷了。真實,這的確關乎我們的工作和生活。

[ 責編:劉夢甜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河北遵化:京秦高速遵秦段抓緊施工趕進度

  • 山東鄒平:黃河沿岸金秋時節迎豐收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9月21日,云南省瑞麗市弄莫湖公園內空無一人。受近期疫情影響,瑞麗市內多個公園難覓人影。
2020-09-21 14:17
9月20日,北京冬奧會倒計時500天長城文化活動在八達嶺長城舉辦。9月22日是北京冬奧會倒計時500天,這意味著籌辦工作全面進入測試就緒階段,所有競賽場館將于今年內完工,符合測試要求,各項計劃完善定型,將進入實戰演練的關鍵時期。
2020-09-21 14:16
9月20日,行人從北京市東城區東四九條胡同東口新建成的停車場邊走過。走進東四九條,路面寬敞、通暢、整潔,滿眼的綠色植物,使青磚灰瓦的胡同恢復了老北京的生活氣息。走進東四九條,路面寬敞、通暢、整潔,滿眼的綠色植物,使青磚灰瓦的胡同恢復了老北京的生活氣息。
2020-09-21 10:04
比利時國家公共衛生研究所20日發布的新冠疫情數據顯示,該國累計確診病例超10萬例,達100748例,累計死亡病例9944例。比利時國家公共衛生研究所20日發布的新冠疫情數據顯示,該國累計確診病例超10萬例,達100748例,累計死亡病例9944例。
2020-09-21 10:01
9月20日,華山西峰籠罩在云霧中(無人機照片)。秋雨中的西岳華山,云霧繚繞,山峰若隱若現,宛若仙境。秋雨中的西岳華山,云霧繚繞,山峰若隱若現,宛若仙境。秋雨中的西岳華山,云霧繚繞,山峰若隱若現,宛若仙境。
2020-09-21 10:00
這是9月20日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拍攝的慶祝建城561周年的燈光秀。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當日舉行燈光秀慶祝建城561周年,并以此傳遞在疫情下保持團結、心懷希望的信念。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當日舉行燈光秀慶祝建城561周年,并以此傳遞在疫情下保持團結、心懷希望的信念。
2020-09-21 09:54
近日,位于月亮山區的貴州省從江縣加榜梯田種植的水稻迎來收獲季節,當地農民抓住秋雨停歇時機收割、搬運、晾曬稻谷。近日,位于月亮山區的貴州省從江縣加榜梯田種植的水稻迎來收獲季節,當地農民抓住秋雨停歇時機收割、搬運、晾曬稻谷。
2020-09-20 10:32
近日,江蘇連云港鹽田秋季扒鹽全面開始,工人們利用晴好天氣加緊作業,收獲原鹽。近日,江蘇連云港鹽田秋季扒鹽全面開始,工人們利用晴好天氣加緊作業,收獲原鹽。近日,江蘇連云港鹽田秋季扒鹽全面開始,工人們利用晴好天氣加緊作業,收獲原鹽。
2020-09-20 10:10
9月19日,在日蘭高鐵曲阜至菏澤段梁濟運河特大橋,中鐵一局的施工人員在進行合龍作業。由中鐵一局承建的日(照)蘭(考)高速鐵路曲阜至菏澤段控制性工程、主跨180米連續梁拱橋經過連夜施工,于9月20日凌晨成功合龍。
2020-09-20 09:58
2020-09-19 22:04
這是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塔拉灘的光伏發電基地(8月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邢廣利 攝  羊群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塔拉灘的光伏發電基地休憩(8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邢廣利 攝
2020-09-19 10:28
世界衛生組織9月18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超3000萬例,達到30055710例。世界衛生組織9月18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超3000萬例,達到30055710例。
2020-09-19 10:27
這是9月18日在奧地利維也納拍攝的2020維也納美泉宮夏夜音樂會現場。夏夜音樂會是維也納每年夏季的一大文化盛事,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防疫措施,音樂會現場觀眾人數被大規模限制。夏夜音樂會是維也納每年夏季的一大文化盛事,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防疫措施,音樂會現場觀眾人數被大規模限制。
2020-09-19 09:55
9月18日,在香港海洋公園,工作人員(左)在服務游客。新華社記者 周錦銘 攝  9月18日,在香港海洋公園,游客和園內演藝人員合影。
2020-09-19 09:44
9月18日,在以色列中部城市特拉維夫,一名警察在一處檢查點執行“封城”任務。以色列總理府和衛生部18日發布聯合聲明宣布,全國范圍內的“封城”措施于14時生效。這是以色列繼今年3月至5月實施全國“封城”后再度實施這一措施。
2020-09-19 09:14
照片顯示的是考古學家在沙特北部泰布克地區發現的距今12萬多年前的古代人類腳印。沙特阿拉伯文化部遺產委員會16日宣布,考古學家在沙特北部泰布克地區發現12萬多年前的古代人類和動物足跡,是迄今在阿拉伯半島上發現的最古老的人類生命證據。
2020-09-18 09:45
9月17日,在加拿大多倫多,一名戴防護面罩和口罩的乘客登上一輛公交車。加拿大累計新冠確診病例升至140539例,累計死亡9199例。9月17日,在加拿大多倫多一處新冠病毒檢測中心外,一名身穿防護服的安保人員為排隊等候檢測的人消毒手部。
2020-09-18 09:44
加載更多
永恒娱乐网址 黑龙江福彩36选7历史开奖 甘肃11选5智能推荐号 分十一选五app 内蒙古快3开奖直播 中国股票市场交易时间 股票竞价规则 十一选五怎么玩法规则 福建11选5综合走势 极速快三投注技巧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